我陪“李雙雙”回家
來源:密云區史志辦 發布時間:2019-07-25 20:59

當年村里的老書記在張瑞芳祖居位置指點介紹

晚年張瑞芳及親屬在金山嶺長城合影

1988年,我正在密云古北口鎮任黨委書記。5月17日下午,縣政協打來電話,說張瑞芳老師明天要來古北口看看,因為這里是她姥姥家。5月18日上午9點多,幾輛小車開到了古北口鎮政府,我走上前一看,下車的正是張瑞芳,陪同她的有五六個人,其中有縣政協副主席段義溥,文史辦副主任等,張瑞芳老師身邊有三個人我不認識,經介紹才知道是她的丈夫嚴勵、妹妹張昕和妹夫陳荒煤。 

當年張瑞芳老師已經70歲了,下車后只在鎮政府坐了幾分鐘,就在我們的陪同下走進了古北口鎮,當來到供銷社時,她停下了腳,注視著一片房子看了半天才說,這里就是我姥姥家(杜家大院),現在面目全非了,有點認不出了。 

張瑞芳老師告訴我們,母親廉維當年囑咐她,有機會一定要回古北口鎮看看,那是你姥姥家。這次回來,就是為還母親這個心愿。 

在古北口小鎮里,張瑞芳一行一直逛到中午,老石橋、古城墻一一看過。在鎮里的提議下,她就在姥姥家原址上的飯館吃了午餐。上的菜我記得有扣肉,有香菜炒苦瓜,還有炒白菜等。飯菜都很簡單,但都是家鄉菜。吃到家鄉的菜,張瑞芳覺得很香。 

下午,我又陪張瑞芳一家人到金山嶺長城。70多歲的老人一氣爬到將軍樓,體力不讓年輕人。直到下午3點,張瑞芳才戀戀不舍地離開密云。臨上車時,她不住地說,有機會我一定再來看看。可這一走,張瑞芳就再也沒回來過。 

此后,雖然張瑞芳再沒來過密云,但我在1989年出差到上海時,專程到政協去拜訪過張老師,并給她帶去了家鄉的板栗和核桃。張老師安排秘書接待了我,并叮囑說,這是我姥姥家鄉的人,要特別照顧。我還記得,當時桑塔納轎車很難買,我就向張老師的秘書提了一下。沒想到張老師特意托人辦理了此事。現在買一輛車是件很容易的事,可在當時,能找到個指標真是雪中送炭。 

前兩天在報紙上看到張瑞芳老師去世了,心里很難過。報紙上的報道我都留了下來,做個紀念吧!真心希望這位慈祥的老藝術家走好。 

尋蹤 

古北口杜家大院 

7月14日上午,記者來到距北京100公里的京北重鎮古北口,穿過只能容下兩車進出的關口,就走上了古御道。河西村的老書記張玉山說,御道原來都是土路,這幾年才鋪上了長條石。在路西的郵局前,張玉山停下了腳步,指著一個大鐵門說,這里就是當年的杜家院。 

現在的杜家大院已被一分為二,北面是個工廠,所有的老房都被拆了,蓋起了幾座廠房。仔細搜尋,還能在墻邊處找到老房子的條石地基。南面的院里住著一戶人家。七八間青磚老房已經十分破舊。張玉山說,這里應該是杜家大院的廂房,幾間房還保存著當年的原貌。在當年,這里可是古北口最好的房子了。 

張玉山回憶說,上世紀五十年代,杜家大院的房子還都在。那時他從街中的正門跑進去,進院后是條“長街”,街兩邊都是房子,可氣派了。 

華豐胡同是廉維在北京城里的故居。 

當記者來到東城區華豐胡同時,已沒有人知道9號、10號院當年住過什么人了。9號院在胡同路北,10號院在路南。9號院已成了住著幾戶百姓的大雜院,而10號院卻翻舊成新蓋起了四合院。 

“是那個電影演員張瑞芳嗎?我們還真不知道她們母女在這里住過。這里早換了幾茬人了。” 

“10號院七八年前翻蓋了四合院,很少有人來,也不知道什么人住在這里……”一位80多歲的老奶奶說。 

不管是廉維、張瑞芳,還是共產黨的地下聯絡站,隨著歲月的流逝,已成為了檔案中的史料。胡同中穿行的百姓,依然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…… 

回憶 

表姑張瑞芳和“李雙雙”一模一樣 

首都醫科大學退休教授杜強先生是張瑞芳的表侄,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,回憶了姑奶奶廉維和二表姑張瑞芳在北京的點滴往事。 

杜強說,他的爺爺叫杜經田,是廉維(杜健如)的二哥,也是張瑞芳父親張基的同學,表姑張瑞芳是張基與廉維(杜健如)的第二個女兒,出生在河北,但長期生活在北京(當時叫北平)。聽老人們講,每年表姑都會跟著母親到古北口去省親。所以在很多年后,張瑞芳談到古北口時,印象很深,很有感情。 

“古北口是京北重鎮,我的爺爺和張瑞芳的母親都出生在這里的杜家大院。杜家大院在御道的中街,是當時杜、李、高、劉四個大院中房子最多、最好的一處院落。原來院內有50多間房,都是青磚灰瓦的‘豪宅’。杜家大院曾發生過很多歷史大事。像直奉大戰時,馮玉祥的司令部就在杜家大院,馮玉祥也是從這里發兵回京發動的北京政變,把末代皇帝溥儀趕出了紫禁城。1933年,長城抗戰開始后,古北口鎮是日軍爭奪的重點,鎮里有點錢的人都逃了出來,杜家大院的人也都搬到了北平。此后,杜家人再沒回到大院里住過。” 

記者了解到,杜家大院在抗戰時期曾是日軍駐古北口的憲兵隊。解放后土地改革時,因為沒人居住就充公了。后來成了當地的供銷社,在院里有賣豬肉的、賣干果的,什么都有,臨街的門臉房還開了百貨店。改革開放后,這個院子又被轉給了個人,開起了商店。 

在杜強的心目中,姑奶奶廉維可以說是個真正的共產黨員。他回憶說,解放前廉維在北平有六七處房產。新中國成立后,她把房產全部捐獻給了國家。黨組織找到她,說你把房子都捐了,那你住在哪兒呀?后來,廉維只把華豐胡同9號的六七間房留下來養老。在這里,她一直生活到去世。廉維去世后,9號院的房子也捐給了國家。 

“表姑張瑞芳一直工作生活在上海,姑奶奶在世時,她經常利用到北京開會的機會來看望姑奶奶。表姑性格直爽,率真,有話就說,跟她演的‘李雙雙’一模一樣。”杜強還告訴記者,張瑞芳生前來北京時曾說過,她演過一部戲叫《母親》,她自己認為這個母親的形象她演得最好,因為其中很多細節都來自自己的母親。

“前一段時間,大伯父張伯弨的孩子到北京來,我問表姑張瑞芳的情況。他們說,表姑住院了,已認不清人了。上月28日,表姑張瑞芳去世了。我是從報紙上看到的消息,上海親戚家也沒傳話過來。我們并不感到奇怪和驚訝,因為家里就是這個傳統,一切從簡。”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漂亮女人赚钱多